生鱼忧患死鱼安乐

【天最】借你的饭卡刷一下好吗?

嵐:

#天最校园paro(?)


#OOC。只是在放飞自我。


#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成。生气了这个鱼非摸不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01.


学校的食堂底楼有一个小卖部,物价比外边的超市要贵上那么一点点。


整个学校所有日常消费点都是一样的,统一刷饭卡。上午的课结束到食堂就餐的时候,同学们都喜欢绕个道,去小卖部买上一些小零食带回教室。


小零食对于日常拼命的学生,特别是毕业年级来说,重要性是不可言喻的。据学生会白银紬会长不知道可不可信的调查显示,整座学校没有在小卖部买过零食的学生不超过全校百分之五。


这其中大概还有故作矜持填了否认选项的。








02.


而最原终一就属于那百分之五,只在那里买过一卷急用的透明胶带。


买到胶带的时候最原叹了一口气。记忆力绝佳的他明明记得这卷胶带在外面卖五毛钱。


这里要一块五。


不是垄断产业恶意抬价是什么。








03.


但是飞涨的不合理物价是拦不住不食人间烟火的学生群体的。


比如这个时候,才囚A班周一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下课。毕业班的学生最近在忙着准备体质测试,长跑跑完,全班同学都挤到了小卖部的饮料柜面前。


一向存在感很低的最原默默地站在小卖部门口,看着里面人头攒动,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


这才是垄断产业嚣张跋扈的病因啊。








04.


他觉得自己不能显得太不合群,于是想等到大部分同学都选完了心仪的救命饮料后,混在人群里回到教室去。


然而有选择恐惧症的人可能真的很多,他一直等等了十五分钟,还觉得不是时候。


他压低帽檐,又往门口的玻璃门上靠了靠,尽可能地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突兀,毕竟站在小卖部门口的除了黑白熊招牌以外就没有别的了。


但是他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再低似乎也没有用。


突然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






05.


“最原くん,有没有带饭卡?”


收拾器械最后一个离开操场,终于姗姗来迟的的体育委员天海兰太郎,笑着朝他挥了挥手。


“抱歉,能借我用一下嘛?我忘记带了。”








06.


天海都过来了。


选择恐惧症到底是有多可怕。








07.


最原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,伸手把挂在脖子上的饭卡取下来。


因为有点紧张和突然,他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,挂绳还磕了一下帽檐把他的帽子磕歪了。天海帮它扶正后才接过。


“谢谢啦!”


他笑了一下也钻进了小卖部。








08.


笑得很好看的。








09.


最原站在原地,刚才与对方无意接触到的手掌微微发烫。


他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后知后觉的加速的心跳,叹了口气转身先离开了。








10.


暗恋对象主动搭话了还借走了饭卡。怎么办,在线等,急。


最原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忍不住偷偷回头看。没有某个身影。


有点失望又有点庆幸。




有什么大不了的,等下还回来就是了。








11.


沉默寡言的最原终一有个让他沉默寡言的秘密。


他不知道什么时候,好像有点在意坐在他后桌位置上的天海兰太郎。




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?


这是暗恋的一年零两个月又二十天。


而这一天,他们依旧保持着和初次见面一般平淡如水的前后桌同学情谊。连个好兄弟都称不上。


大写的四个字,前途堪忧。








12.


“刷了一瓶饮料的钱,谢谢你啦!”


天海晃了晃手上的饮料,将饭卡递给他。“钱就不还了噢。”


最原坐在位置上,微微仰头看着靠在他桌边的天海,伸手接过。


“嗯……啊?”


他刚说什么?


天海笑眯眯的。“钱就不还了噢?”


最原:“……”








13.


这好像跟说好的剧情不一样吧?








14.


“跟你开玩笑的啦,看你都呆住了?”


天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“钱肯定会还给你的啦,不要担心。”


最原连忙解释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
“被我吓到啦?”


最原还在发愣。“……嗯。”


他想自己傻愣愣的样子肯定特别逗。因为天海笑得格外开心。








15.


其实不还也没有关系。








16.


天海就坐在他身后的位置上,隐约能听见对方写字时笔尖在纸面上划过的声响。


最原趴在桌子上,饭卡静静地躺在手心里。


他想到什么微微红了脸,把帽子压得更低装作谁都看不见。








17.


第二天早晨值日,很巧惯例的搭档请了病假,天海顶替上来,他们分到一组去了。


天海一边扫地,一边问他,“之前的钱要怎么还给你?”


最原在一旁停了停手上的动作。“呃……我都无所谓的。”


“那,中午的时候你拿我的饭卡去买吃的吧?”


“那就不用了……”最原笑了笑,“我一般不去买东西的。”


“诶?”天海抬头看向他,“这样吗……”


“嗯……”


和他对视的时候最原忍不住又有些紧张。


还好很快天海继续低下头去扫落叶。“好巧啊,其实我也不常去买的……”他笑着说,“上次体育课太累了。”


最原点点头。“嗯。我知道的。”


“咦,你知道什么?”


“……”


最原咳了一声。“我的意思是,上次的确很累……”


还好天海似乎并没有在意什么,笑了笑。“是的啊。”








18.


然后他们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了别的事情,度过了短暂的值日时间。


没有再提饭卡的事情。








19.


毕业班的学生天天都是连轴转。


似乎每分每秒都过的很快,时间在堆积的资料和密布文字的复习书上飞速掠过,眨一眨眼又是一天。


最原也不是刻意去想,只不过每次看到饭卡的时候就忍不住记起来这件事。他想了想,天海不是那种故意欠钱不还的人,大概是最近大家都太忙了,忘记了。


也无所谓啦。他笑了笑。


请暗恋的人喝饮料,是天经地义。








20.


然而隔天,最原在食堂门口又看见了天海兰太郎。


“抱歉……好像又忘记带了,下楼打球之前把口袋都清空了。”天海双手合十向他眨着眼睛。“能不能再借我用一次?啊!上次的钱也还没有还给你呢!”


“没关系的,拿去吧。”


“明天一定记得还你的!谢谢啦。”


天海朝他挥了挥饭卡,最原同样微笑着回应。








21.


算他请客也很好不是吗。也算有了一层特别的关系了。








22.


第三天下午,上完体育课过后,最原回到座位上。桌面立着一瓶运动饮料。


最原清楚地记得是上次天海买的那款,口味还是一样的。他下意识地朝天海的座位看过去。天海正巧抬头对上他的视线。


“不知道怎么还你人情,干脆直接给你也买了一瓶,正好休息一下吧?”


他看见天海手边放着和他手里一模一样不同颜色的瓶子。


最原有些意外,面上不好意思地笑着点了点头,坐下了。








23.


同款饮料吗?


背对着天海的最原紧张得差点瓶盖都拧不开了。




当然拧开了他也舍不得喝就是了。








24.


最原隐隐觉得这种剧情发展意外得让人惊喜。


自那以后他们的对话似乎更多了起来,不再是每天随口可有可无的问候,而是关系熟稔后好朋友般的相处方式。


天海人缘比他要好得多,喜欢和高个子的男生们一起打篮球,从前和他除了前后桌日常的交流以外,好像也并没有多说几句话。但自从借饭卡那件事过后,关系似乎进展颇丰。


他摸了摸胸口那张饭卡,正好再偏几寸就是左心房的位置。


有点感谢。








25.


“还你一瓶饮料了哦?还差一瓶。”


“其实不用记得那么清楚的……”


“这样不好吧,反正我会记得的,最原くん别在意。”


“……呃。”


可是对天海这种莫名的积极性,有点不知如何是好。








26.


第二次收到的东西居然是糖豆。


天海打开盖子倒出两粒递到最原面前,后者缓慢地伸手捻了其中一个放进嘴里,然后天海把另一粒送到嘴边吃掉。


“这种糖小卖部卖得好贵啊。比饮料要贵多了。”


最原含着那颗巧克力,眼神闪烁着望向他。“那为什么要买呢?”


天海指了指窗外。“天气这么热,等下还要跑步的话,很容易虚脱的。”


他伸手轻轻捏了捏最原并不怎么强壮的手臂,“看你好像稍微有点瘦的样子,万一出什么事了就不好了。”








27.


最原偷偷自己也捏了一下。


他有这么弱吗?








28.


再次提到饭卡的事情的时候,场所由小卖部转移到了食堂。


天海挠挠头发。“呃,好像不小心掉在操场上了。”


最原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,把自己的饭卡递到卡机上刷了两份餐的钱。“吃过饭要去找找吗?”


“嗯。最原くん有空陪我去吗?”


接过便当盒的手愣在半空。


“……当然有的。”








29.


醒醒啊最原终一,你的数学笔记没有抄完呢。


他把笔记本啪的一合,随手叠到书堆最上方,朝教室门口等着他的天海跑去。








30.


这种不等式最原解得飞快。


恋爱比天大,学习靠边站。








31.


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。


最原发现这件事的时候,他和天海说话时已经不再紧张了。


说到底之前为什么要那么紧张,大概是因为关系其实并没有多好,却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。


那么现在呢?


没有那种局促不安了。站在天海身边的时候,莫名觉得很安心。




最原偷瞄了一眼走在他身边的人,脚步都不由自主地轻快了一点。


现在关系变得亲密了,舒心的感觉让他心里流淌着蜜一般的甜。


即使他面上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。








32.


“是不是因为人老了啊……真的记不得又放到哪去了。”


天海有些伤脑筋地挠了挠头发。一边的食堂大妈看向他们两个,“毕业班的都是孩子呢,就喊老了?”


他耸了耸肩。一旁最原已经刷好了卡,伸手去拿筷子。“没关系的,用我的就好。”


天海笑着点点头,


“最原くん真是太靠谱了。”


最原动作一顿,脸微微发红。“没有的事。”








33.


天知道自从第一次过后,最原终一患上了严重的强迫症。


几乎隔几分钟就要确认一次饭卡在不在身上。




这种机会一次也不想错过。


最原心想。把饭卡塞进校服外套内侧的口袋里,宝贝得就差没当做神来侍奉了。








34.


而天海还钱的方式很奇怪。他总是喜欢从小卖部里买那些很贵的东西来还给他。


比如夏天的时候有那种廉价的电池装塑料小电扇。比如最原喜欢的薄荷味的口香糖。


冬天的时候小卖部很贴心地准备了暖手的小热水袋,据说是给学生们暖手好写字,特别受女孩子欢迎。而身为男生的最原在上架的第一天就收到了一个。


“看起来很好用的样子啊?在想你会不会怕冷。”


最原朝教室后头望过去,不少女生聚在一起说着话,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捧了一个小水袋,颜色都是粉粉嫩嫩的那种。


他这个是草绿色。跟天海的发色特别像。


“谢谢。很暖和。”


最原将热水袋小心翼翼地塞进抽屉里。


他的耳根都微微发热。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的样子。


或者其实是很开心的样子。








35.


平安夜前夕,小卖部里甚至连小礼盒装的苹果都进货了。


小情侣们基本上都喜欢玩这种小浪漫,买一个和心爱的人对半分着吃。最原难得在门口站了好久,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两个,想装作不小心买多了的样子含蓄内敛地把其中一个送给天海。


不能表示的太过明显,让对方察觉到就不好了。








36.


但是谁会在这种日子买多一个苹果啊?








37.


最原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,傻了。


他的桌子上放着半个苹果。


天海叼着另一半,看着最原怀里两个小盒子。“啊……你也买了啊!好巧!”


最原有些呆滞地转过头去看他,犹豫半晌还是开口了。


“天海くん知道……这个苹果是什么意思吗?”


“什么?”天海抬头对上他的视线。“我看很多人都买了分着吃,大概是小卖部新进的东西大家都想尝尝看?”


最原无语。“其实今天是平安夜……”


“啊,对哦。”天海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平安夜,大概是和朋友分着吃,共同祈求平安?”


最原沉默了一会儿,心虚地点了点头。“嗯,就是这样。”








38.


于是两个人心思各异地把三个苹果全都分掉吃完了。








39.


“最原くん请我多吃了一个苹果,这样的话我又欠你一次了。”


“嘛,都说了不用记得那么清楚的……”


“都说了不行了,”天海十分认真,“我也有我自己恪守的原则的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最原不明觉厉。“好的。”








40.


说到底这样下去只会没完没了吧。








41.


毕业年级的生活永远在加速。


就这样在没完没了的借饭卡活动中,毕业考试一步一步来临。黑板旁边挂着大大的倒计时日历,最原按着手里的笔,怎么甩也甩不出一点墨来。


他犹豫了好久,终于迟疑着转过身去,轻轻地敲了敲后桌。


“抱歉……天海くん,能借我支水笔吗?”


天海刷刷算完手上的数学题,笑着嗯了一声,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。“你好像折腾很久了。”


最原不好意思地挠挠脸,“嗯……”


然后天海直接把手上刚用着的那支笔递给了他。“这只最好写。”他说。




最原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。


“不……不用的,随便拿一只就……”


“快点啦,要被老师发现了。”天海把笔塞进他手里,推着最原的肩膀示意他坐好。“认真自习噢?”


单薄的衬衫挡不住对方手心滚烫的温度。最原捏着那支笔,不知所措地盯着刚写到一半的题。








42.


有点糟糕了。


最原小心翼翼地用那支笔写完了数学题。


他想了想,在草稿纸的空白处悄悄地、一笔一划地写了一个名字。


落笔的最后一点稍微用了力。他有些惆怅地再加了一句,谢谢你。








43.


还有不久就要结束了。


还没有问问天海,将来要去哪里呢?


最原恍恍惚惚地撑着脑袋看向窗外,篮球场那边,天海依旧忙里偷闲在打篮球。


他手里还捏着向天海借的那支笔。教室里只剩他一个,大部分同学都去活动了。他心事重重的,一个人发着呆。


隐约看见天海向教学楼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
最原甩甩头,胡乱写完最后一行字,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






44.


回到教室的时候同学们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。


最原朝教室后排看过去,自己的位置上又多了一瓶饮料。天海坐在后面自己的位置上,大概是在写作业。


最原慢吞吞地走回去。


天海听见脚步声,抬起头来看他。“回来了?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刚才借你的那支笔快没油了,我刚去小卖部买了笔芯给你换了一下。”他指指最原桌面,“顺便给你带了一瓶果汁。”


这次看包装是桃子汁,粉红色的。最原愣了一下,“……怎么突然?”


“想买就买了。”天海朝他笑了笑,引得最原微微一滞,连忙低下头去。


换了笔芯……


他突然一惊,慌慌张张地翻了翻桌面,刚才写的东西……


——草稿本安安静静地合着,平躺在桌面上。


最原松了一口气。天海探过头来,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……”


最原转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。天海看着他,也勾起了嘴角。


“快点坐下吧,要上课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





45.


那个本子里写的乱七八糟的秘密,暂时还是不要说比较好。


虽然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
小卖部门口,天海递给他一袋酸奶,两人并肩朝教学楼走去。最原终于问出了口。


“天海くん想考哪所大学?”


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,天海愣了一下才回答:“没有定呢。想说等成绩出来了再看。”


最原含着吸管,“这样啊。”


“总归不会跑得太远的。最原くん呢?”


天海反过来问他,这下轮到最原停了一会,“我也差不多吧。”








46.


希望能去到还能看得见你的地方。








47.


离最后的日子,还有一周。








48.


最后一周,毕业年级的学生都在算账,怎么样才能把饭卡里的钱正好全部用完。


小卖部最近生意格外火爆。


最原也大致地算了一下,某天中午也钻进了小卖部,买了两支笔,上次天海借给他的那种。


天海凑过来看了看,“啊,你也觉得这种笔很好写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最原笑了笑,鼓起勇气递给他一支。“当做纪念吧。”








49.


临近离别的伤感莫名席卷了整个年级。


但即使这样,学生们都在拼了命做最后的冲刺。最原把计划表上的倒数第四行划掉,继续翻开下一本书。


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递过来一张小纸条。




【最后了,一起加油。】


【以及,我好像还欠着最原くん一些钱没还吧?】








50.


离校前的最后一天,全班都傻了。


天海把怀里的东西轻轻放在桌子上,低头看着呆坐在椅子上的最原。最原支支吾吾地指着面前的盒子。


“这个是……?”


“学校小卖部那个最大的巧克力礼盒啊。”天海歪了歪脑袋,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,但是我觉得挺好的。不过好贵……也正好把我卡里的钱全部刷完了。”


但是这个很明显是心形的。谁都看得出来是送恋人的吧?!


最原尴尬地接收着全班暧昧的视线,“谢谢……但是我觉得有点……不太合适?毕竟这个我猜,是送给……”


“送给你的啊。”


天海指了指盒子上的字,“我还特地在上面写了话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最原忍不住朝盒子上看了一眼。








51.


【毕业礼物。花光了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,所有我欠你的饭钱。】


【其实还补贴进去了好多噢。】


【这样下来毕业之前是你还欠我很多很多。】


【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还算诚实守信,乖巧的最原终一一定也是这样的吧?】


【所以最原くん要记得还给我。】






最原终一捂住发红的眼眶。


全班人欢呼和尖叫声中,天海兰太郎俯下身将他抱在怀里。






【其实不还也没有关系啦。】


【因为请恋人吃东西,是天经地义。】








52.


才囚学院小卖部对意见箱中滔滔不绝的赞美之词表示不解。


垄断产业有向恋爱婚介所发展的态势。


小卖部老板娘对上届毕业生中流传的故事有所耳闻,于是新学期伊始在门口贴了海报。




“请各位新生不要轻信以‘借饭卡’为由搭讪的学长学姐。小卖部从建立初始就可以用现金支付。”


“请各位学长学姐不要再使用这种老旧的搭讪手法。该法建校至今成功的只有一例。”




老板娘在心底默默地补了一句。


天知道他是怎么成功的。
















END.














然而向我借饭卡的那位同学并没有这样的情商。


还给他基友也刷了一瓶饮料。


冷漠。生气。

评论

热度(2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