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鱼忧患死鱼安乐

【吉最】失明症

太太!!我爱你!!

嵐:

#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写特别尴尬的东西,神拓麻歌子OOC


#王马小吉×最原终一。大概会有轻度all最出没。


#连tag都不敢打的像写原耽一样的心情。小吉亲妈粉慎入。


#原梗见图,侵权删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最原くん,上次教授的那个影像资料要看吗?”


“啊……好的,有空就看一下。”




最原终一揉着眼睛从椅子上站起来,开始收拾刚才用过的笔记本。


赤松枫停下手上整理的动作,有些担心地看向他。


“眼睛怎么了吗?”


最原犹豫地应了一声。“不知道为什么,这两天好像视力不太好。”


“近视了?”


“大概……”


“之前一直还好的,怎么突然变成这样?”


“没什么,可能累了吧。”


他抬起头笑了一下,琥珀色的眼瞳比平时似乎暗了一点。




“没事的,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


赤松枫微微愣神间,最原已经敛了眼继续整理着桌面。


“……嗯。”


她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兴许是看花了。








这是最原终一眼睛出现问题的第四天。


最开始的时候,他只是觉得可能最近用眼过度了,视野有一点模糊。前一天王马小吉在他写论文的时候一直在周围闹腾,把他的资料弄得乱七八糟的,文档也打错了好多字,他熬夜才赶工完。


是这样对自己说的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然而过去了两天,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。


起初只是有一点模糊,整个视野像起了雾,他还跟晨起锻炼的百田君说今天天气不好。百田很奇怪地回答他,明明是大晴天,怎么会有雾?


最原终一笑着揉了揉眼睛,打着哈哈就略过了。




往后几天一直是这样,但还好不算太影响日常生活,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。只是可能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点,因为要眯一下去分辨清楚。


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最原什么也没跟大家说。




只有王马有次过来,突然问他这两天是不是带了美瞳。


怎么可能用那种少女的东西。


他有点无语,不想回答。




赤松在教室里问起的时候,他才想起来可能是近视了,懊恼不已。于是去找入间要了隐形眼药水。


滴了却没什么用。入间很嫌弃地问,“你个变态是不是晚上AV看多了?!”


结果被王马小吉偷听到了,笑得满地打滚。








但是很快大家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
首先,最原的视力状况越来越糟。从看不太清楚细小的文字,到经常会把餐盘里装饰用的假花塞进嘴里,偶尔认不出来人是谁。


大家先是觉得很有意思,平时很文雅甚至细节方面很认真的最原终一变得总是会闹笑话了,脸红着道歉的样子更加好玩。然而笑完了,大家也纷纷提议最原去配一副眼镜。


昆太把眼镜摘下来比划给他看,笑着说:“最原くん戴了一定显得很绅士呢。”


这句话惹得入间很生气,问是不是看不起她的眼药水,非要选这种带框的挂在鼻子上。最原突然想起来,连入间的眼药水都不管用,怎么可能是近视远视的问题。


而且怎么会凑到眼前还看不清?


犹豫了半晌,赤松请天海给他检查过一遍,眼睛里没有异物。问起感觉,他自己也没有眼部肿胀酸痛的症状。


“所以是怎么回事?”




大家慢慢担忧起来。






然而该做的事还是要做,好比王马小吉依旧天天来给他惹麻烦。


前段时间的,比如换掉他宿舍的门牌,把他的研究教室里的书翻一遍扔在地上,躲在哪里突然冒出来吓他,往他的水杯里加各种奇怪的调料。


而眼睛不好的这几天,大多数活动变成了口头骚扰。


“最原ちゃん要去厕所吗?にしし可惜我不能进女厕呢☆”


“今晚想和最原ちゃん一起睡觉♪”


“我是最原ちゃん的眼睛噢!”


“为什么要来烦你……这种问题!当然是因为我最喜欢最原ちゃん了!”


最原模糊的视线中,王马紫色的头发依旧显眼。那人几步跳到跟前转个身,在最原想象中,脸上大概挂着和往常一样看起来天真无邪的笑。


“最原酱是不是看我看得太多了,眼睛好像染上了跟我一样的紫色呢。




“我觉得很好看哟。”








他的心脏有些不安地跳动着。






虽然有的时候很麻烦。


但看见的时候,会觉得安心到理所当然。


“眼睛到底是怎么啦?”


“要说几遍啊……真的不知道。”


他有些无奈地打掉王马想摸他眼睛的手。“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
王马啧啧两声,抱胸站到一旁,盯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
“说不定是什么新型禽流感?最后会变异成两眼能放激光的kibo那样的怪物!哇那样好帅☆”


最原把他赶到门外去一把关上门。“你自己去变!”






天海兰太郎在图书馆里研究了一个下午,好像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最原终一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翻书,也跟着坐在图书馆,无奈眼前雾蒙蒙的,即使打开台灯他也看不清什么字,只能听天海一边查着书一边念。


“有一部电影讲的是盲流感。大概是说,一个日本男人突然看不清眼前的一切,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他的妻子带他去看医生,结果不但病没有好,整座医院的人都被感染了……”


最原听得很认真。


“后来为了防止这种流感扩散,患上盲流感的人都被关在了一所精神病院里。然而很奇怪的是,只有医生的妻子始终没有感染这种病……”


天海顿了顿,合上了书。“讲的好像不太对?”


“这是悬疑片的剧情吧……”最原摇摇头。“而且我要是患的是这种病,大概大家都已经被感染了。”


笑得很开心的天海。“说不定大家都像医生的妻子那样幸运呢?”


“怎么说也不可能吧……”






百田最近多了一项事情做,每天夜晚锻炼后,会硬拉着最原和春川爬到天台上扒着栏杆看整座校园的夜景。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,多看远处有利于保护视力,于是每天都要这样在天台上多花一个小时。


但其实最原终一自己很清楚,没什么用处。在他眼里,现在近处亮灯的宿舍楼只是大片大片的色块,夜里又很黑,他连近处远处的景物都分不清楚了。


百田在他身边滔滔不绝地讲他做假证入学的光辉事迹,春川安静地听着,最原也不说话,时不时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。




“噢,那不是王马吗。”


百田突然停了下来,朝王马的研究教室指了指。


最原朝着他手臂的方向把头转了过去,才想起来自己根本看不见什么东西。


“那小子在跟我们挥手打招呼。”春川说。


与此同时王马小吉非常朝气的声音划破夜空传过来。




“哟☆晚上好!你们在天台上玩3P吗——”




百田破口大骂,春川冷冷地走开了。


王马小吉见状依旧笑嘻嘻,朝他喊:“最原ちゃん——我在这里哦☆看我看我!!”








他像鬼迷心窍一样真的一直盯着那个地方,试图勾勒出一个紫色头发的人影轮廓。即使失败了,也要挥一下手装作自己看见了。


从那以后的几天晚上,他都会下意识地把头转向那个方向。




但是视力就这样,一天一天变得更差,永远没有看清的那一天。








第七天的时候,午餐是牛排。


最原切得很费力,刀叉总是撞到一起或者滑下去。其他人都慢慢地吃了一大半,他面前那一份基本上没有动,赤松枫看过去的时候,发现他一直在骨头周围切,难怪怎么也切不下来。


明明看起来很好笑的动作,她觉得有点难过。


“最原君,眼睛还是那样吗?”


最原愣了愣,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笑着说,“没有,还好。”


但是赤松发现,他的眼神中毫无焦距,根本对不上自己的眼睛。


众人也担心地凑上前来问他状况,要不要去找医生看一下。入间别别扭扭地把调试了好几天的眼镜拿出来放在他面前,他带上后笑着说谢谢。


即使眼前根本没什么变化。


折腾了一会儿再拿起刀叉的时候,面前的餐盘已经被换了一份,盘里的食物明显少了很多。王马笑嘻嘻地朝他挥了挥手来说:“我今天好饿啊,看最原ちゃん没什么胃口的样子就干脆给我吃掉好啦!”


“……”


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
kibo马上跳出来生气地朝王马喊起来,百田也握着拳头很愤怒的样子,连带着摆好姿势的转子。赤松急忙过来劝架。


最原终一赶紧表示,“没有关系的!我确实胃口不太好。”


这场闹剧才总管没有朝着更加激烈的局面发展下去。


王马猛塞了几口一溜烟跑出了食堂。用完餐的几个人再次关心了几句后,也纷纷离开。


最原笑了笑,把盘子里有些凉了的食物叉起来放进嘴里。才发现那块小了很多的肉排,是切好了的换给他的。




又来了。总是什么话都不说就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
他拨弄了一下那块肉排,心里沉沉的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






第八天的时候,最原在集体用早餐的时候没有出现。


大家以为他因为眼睛不太好需要多休息,也没有在意。东条把早餐给他留好,但一直到九点钟,最原也没有来。


天海和硬要跟去的王马去敲他的房门,里头迟疑了一会儿回答了。打开门他们却发现最原站在衣柜前,身上的外套扣子扣歪了一个。


最原不好意思地朝他们笑了笑,眼睛不知道在看向哪。


“早上好,王马君和……呃,东条桑?抱歉我还在换衣服……”


王马没心没肺地嘲笑他:“笨蛋懒虫最原酱!第四个扣子扣错啦!”




——已经完全看不清人影。


天海说明自己的身份,担忧地看着他。








王马小吉笑嘻嘻地把早上的事情跟大家报告,还添油加醋地把认错天海的事情说了好几遍。


懂事的几个人却都笑不出来。


最原戴上了久违的帽子,尴尬地坐在他们中间,眼睛藏在帽檐下。很多人都明白,即使是这样,最原依旧笑着对他们说,没有关系的,不要担心。


赤松枫终于忍不住掉了眼泪。


“什么叫没有关系?!”


逞强的样子真的让人看着,只会更难过。




她想去摸摸那双曾经很温柔地注视每个人的眼睛,却泣不成声地捂住脸。转子将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肩上,同样不安地看着最原。


安吉说,她已经向神明祈祷了四天了。一群人忧愁的神色中,只有王马小吉依旧挂着笑脸。


“怎么都好啦☆明明最原酱的眼睛现在是非常漂亮的紫色噢!”








第九天中午,最原终一被王马小吉一路拉扯着,最后一个到达餐厅。


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们身上,赤松枫将最原拉过来坐下。被围在正中心的kibo朝他们点了点头。


“那么我就开始说明了。”


最原一愣,“什么?”


“关于你眼睛的事情,kibo似乎查到病因了。”


天海把一杯水放到他跟前。


“是的。”kibo有些凝重地说,“根据最原君这几天的状况来看,很有可能是犯上了失明症,和精神方面有关的那种。”


有人问,“精神上受到压迫产生心理作用?”


“不是,是比较特别的一种。因为最原君没有受到任何外界伤害,精神状态看起来也没有变化。并且最具有特征性的一点是,最原君的瞳孔颜色改变了。”


安吉歪了歪脑袋,“原来这也是病变啊,明明是那么好看的颜色呢?”


“是的……”


kibo迟疑着往下说,“而且,应该是因为有了暗恋的人的关系。”


“……诶?!”


百田对这个答案看上去有点纠结,“是谁啊?”


赤松看了看最原的神情,却发现他呆滞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“患了这个失明症的人,瞳孔会变成和暗恋的人一样的颜色。”


众人面面相觑。昆太想了想,“……王马君?”








顿时所有人安静下来,看向坐在桌子上晃着腿似乎听得极不认真的王马小吉。








后者吓了一跳,睁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样子。


——那双灿烂的眸子里,的确是绚丽的紫。




“诶?什么什么?最原ちゃん暗恋我?!”


“怎么可能——”转子震惊,“一定是搞错了!认错人了吧!”


“但是的确,我们这些人当中,只有王马小吉的眼睛是紫色的。”真宫寺的语气听上去也有点迟疑。


“不会吧……一定是想错了!”


“再想想别的人呢?电视上的女明星什么的?”


“最原くん很少看电视吧……”


“kibo你的结论是真的吗??”


“应该……没有问题。”




王马小吉生气地撅起嘴。


“什么嘛!我哪里不值得最原ちゃん喜欢了?”


他跳下桌,绕到最原的椅子背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。“我也最喜欢最原ちゃん了呀☆”




最原终一垂着头,一直没有说话。


“最原くん?”


天海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。


王马小吉不等他回应,一把伸出手去掀起了最原的帽子。最原一惊抬起头,暴露在空气中的那双暗紫色的瞳孔里慌慌张张的。


赤松下意识地张了张口想说什么。


但好像没有来得及,王马小吉拿着最原的帽子挂在手指上甩着圈,恶作剧似的看着他。


“我都说了嘛,最原ちゃん现在的眼睛多好看!”


最原低声说:“还给我。”


“干嘛遮着嘛,暗恋我到了患上失明症的地步,现在大家都知道啦!最原ちゃん就不要害羞——”


“——还给我!”






最原低吼了一声,猛地站了起来。






餐布不小心被他的动作扯掉了,桌上两杯水连带着被扫到地上,碎的四分五裂。入间惊叫一声,周围的人也反射性地退了一步。




王马小吉站在不远处好像被吓到了,愣愣地看着他,帽子被他拿在手里。


最原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,垂在身侧的手掌一点一点握成拳。


他尽量克制住自己,平静地开口。


“对不起……但是我想,大家可能是弄错了。”






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状况。


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,像被巨石砸过疼痛难忍。






所有人都默默站在原地,谁也没有说话。


最原终一努力地微笑抬头,眼底涣散一片。


“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,这么久了眼睛一直都是这样,但是既然已经……那就这样吧。”




他颤抖着推开椅子,摇摇晃晃想往外走。








“承认这件事有这么让你难受吗?”




王马小吉突然大声喊。




“我明明都说了喜欢你了。”








而最原终一站在原地没有回头。




“那种假话,随便你怎么样都好了。”








他不愿意再多呆一刻,摸索着往门口跑,百田喊着他的名字追了出去。


留在食堂的人停留了一会儿,默默地散了。连入间都皱着眉头啧了一声。


王马小吉一个人沉默地站着不知道想些什么。那只黑色的帽子紧紧攥在手心里。




从来没有这样过。










最原终一回到房间,把脸闷进枕头里。




那种假话,随便怎么样都好。


就当他是不小心摔坏了脑袋,把眼睛弄瞎了。他才不要信那种奇怪的原因。他什么也没有当真,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就好了。


太荒谬了吧。














醒过来的时候眼前黑漆漆的一片,连最后一丝光亮都已经消失了。而除了视觉以外其他感官比从前要敏锐得多。


想起来天海说的那个故事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




最原终一能感觉到午后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,带着温暖的气息。


从房间里能听见秒针哒哒走着的声响。窗户没有关,外界的声音也传进他的耳朵里。有只鸟在不远的树上叫着,昆太和安吉可能是在树下说着话。


非常平静而普通的一个下午。一切的一切一定看起来十分和谐。








可能早就做好了准备,所以这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,他还能平静地接受现实。


最原终一慢慢从床上撑起身,扶着墙壁走到门口,想着百田中午送他回房间的时候一脸担心的模样。不止,这么多天所有人都为了他的事情忙前忙后,赤松还哭了。


他却在大家面前发了脾气。或许第一时间他应该去道歉,再报个平安。




毕竟再不幸的也只是他自己而已。








出门扶着墙走了没两步,最原终一直接撞上了一个人。


他急忙后退两步说了一声抱歉。


但是怎么样都不该撞到人才对,不提大家都明白他的情况,哪有人傻傻地站在墙边等着被他撞到。而听到他道歉后,这个人也沉默着没有任何回应。


他没有这个心情去戳破对方。只是说,“让一下好吗?”






对方依旧没有动。


最原终一叹了口气,向另一边挪了几步。






看他笑话就看吧,反正不差这一点时间,未来还有很多次要见到的,总不能今后一见面连一句话都没法说。








然而垂在身侧的手被牵了起来。


最原挣扎了一下,发现那个人用了格外重的力度,非常认真的样子。








又来了。


很想说自己没有心情闹,很想甩个脸色掉头走人,很想问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


结果,他妥协了,任凭自己被拉着往前走。












他们穿过长满植物的长廊,经过了循环播放着钢琴曲的音乐教室。


他们走出楼外,沿着草坪上的小路一前一后像散步一样,经过刚才最原感受到阳光的那个窗口。狱原和安吉已经不在了,那只鸟还在唱着歌。


半路上最原终一似乎听到了百田在叫他,然后被谁阻止了。没有人来打扰他们,没有人对他们说话,虽然他们自己一路上保持着沉默。


明明这种氛围非常奇怪,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安静的时候,却又好像本就应该无话可说。最原终一尝试着动了动被牵着的那只手,对方感觉到了,却握得更紧。








别人眼里他们这是在干什么?




因为他自己都不太懂。一切都太乱来了。






这种安静的气氛能让他静下来好好想想事情。


没有想到自己的眼睛会是这个原因,没有想到会在众人面前被提起这种事情,没有想到知道了真相的自己会做出这么过激的举动,他自己都不太认识自己了。




他怎么可能承认那种事情。




虽然曾经不止一次地,隐隐觉得王马小吉出现的时候自己不太正常。明明他会把自己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然后嘻嘻哈哈地就离开,丢下一大摊残局让他累得喘不过气。明明满口胡言乱语真真假假让人分都分不清楚,他想猜对一次都很困难。




但他平淡无奇的透明人生活,变得有点让人期待。就好像一幅暗沉沉的画突然被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一切因此亮眼起来。


真的很可笑。而他居然还真的在想这种事情,还因此患上了可笑的病。






因为那些很好听的谎话,暗恋上了一个人,把自己搞成这样的自己。


好笑得让人想流泪。




他有勇气去猜王马小吉各式各样的谎言,唯独一句“我喜欢你”。


连想都不敢去想,那背后是什么残忍的真相。




他开始觉得这可能是一场虚幻的梦境,因为只有在梦里,这种诡异的事才能以一种毫无违和的感觉存在着。这个梦里有温暖的阳光,有静默的空气,有一条漫长得像是走不完的路,有一只小巧温暖的手。


或许等这条漫长的路走完,等这个奇怪的梦结束。他醒过来之后眼睛还能看到一点点光线,能跟大家笑着说没关系,笑着说这个自己做过的梦。


能跟王马小吉说,我在梦里居然遇到了一个沉默的你。




当然如果从一开始就是个梦,那就更好了。












最后终于停下的时候,是人工湖边。






王马小吉把他按到长椅上,却没有坐在旁边,而是拉着他的手站在他面前。






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。


最原终一感觉到风渐渐吹过来,有一点点凉意。只有掌心那只手带着温热。






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


他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沉默得久过了头,想着,迟早要解脱的。于是终于轻轻开了口。




风把湖水吹皱了,水纹一层一层漫向岸边。








“因为我一开口,说的就都是谎话嘛。”




王马小吉的声音和平时也不太一样,比平时永远上扬的语调要低得多。




“就算不是谎话,你也会想,这是不是谎话呢?这大概是谎言吧?”


“好像这也很正常,倒不如说这才是正常的时候吧。可是偶尔觉得那样很累。”




“所以这会儿,不太想说话。”






最原阖上双眼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王马小吉笑了笑,“为什么又是你说对不起?”






不知道。


一切都是王马小吉惹出来的祸,可是细想又和他完全没有关系。






所以不是他道歉的话,那要是谁呢?








“最原ちゃん真是,跟我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呢。从你的表情就可以很清楚地猜出来你在想什么。”






拉着他的那只手将最原的手心掰开,捏了捏他的指尖,然后像祈祷一般用双手将其包裹住。


最原微微一动。




“真的?”


“真的噢。要不要让我说一下?”


“……不要。”


“你看,非常好骗!”


王马明知他看不见,却还是嬉笑着朝他眨眨眼,看他皱起眉头。“又是谎话?”


“猜猜看。”


“……不想猜了。”






最原将那只被覆住的手用劲缩回,攥起拳撑在椅子上,垂下头。


王马小吉问。“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说谎?”






这要他怎么回答呢。


最原一动不动的像完全没有听见。


这种无法回答的问题让他稍微有些烦躁,更多的是种莫名的情绪。怎么回答都没有理由,怎么回答都会让自己显得很任性。


可王马也不再提问,好像非得等到一个回答。


最原终一觉得又回到了之前那种不安的状态。只是现在他没办法从容地告诉自己适应下来。在哪里都是一样,被这个人的问题弄得毫无头绪非常慌乱。


他在椅子上难以察觉地向后挪了一点,心情复杂地开口:


“不会说谎的就不是你了。”




听到这个回答的王马小吉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
“是这样没错呀。说谎家要是都没法说谎了,那么他的存在就被否定了吧。”






他在最原身边坐下来。






“我说我自己十分之七都是谎言构成的,慢慢的,好像很习惯被那种怀疑的眼光看待了呢。”


“或许这句话,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自己骗了也说不定。”




“大家都在担心的时候,只有我一个人还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。可是本来就无所谓啊,又不是你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而我什么也不能做,难道天天对着你说,‘眼睛好啦眼睛好啦眼睛好啦’,就真的会变好了吗?”






一阵风吹过来。


最原撑在椅子上握成拳的手抵着另一只拳头。








“什么也不会变的。”




王马小吉轻轻笑了,“眼睛不会因为这个变好,最原ちゃん不会因为这个就说喜欢我,我不会因为这个就不再对你说‘我喜欢你’。”








然而最原情绪忽然激动起来。


“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个?这种我分不清楚的话说了到底有什么意思?”




顿了顿,“你听不懂吗?”




最原终一僵硬了一下,良久有些丧气地软下来。




“我听不懂。王马くん每次说话的时候我都要想好久,想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,哪句是谎话哪句是真话,我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。”


他苦笑一声,“好像是有一点蠢。”


又是这样,他说出来了。宣泄一下也好。






王马小吉大概是盯着他看了好久。






“那我讲个故事给最原ちゃん听好了。”


他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重新开口说。


“你就随便听一下,反正是个故事而已,信不信都无所谓。”








“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比我还要厉害的说谎家。”




“你刚才也承认的嘛,说谎家要是没办法说谎了,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”




“可是他爱上了一个人,他告诉我,看到爱人怀疑他的时候心里有点难过,但是什么都做不了。他没有办法离开谎言,即使说‘我没有骗你’,那个人可能也不会觉得是真的。”




“他说,他非常非常希望那个人,能够无条件的相信他,甚至相信他所有的谎话。”






王马小吉转过头去看着最原终一。




“如果是最原ちゃん的话,这时候会怎么办呢?”










这又算什么呢。


对最爱的那个人都没有办法坦诚,没有办法卸掉长在脸上的面具,没有办法说那种听起来就很假的承诺。


虚假就是他真实的一部分,伪装也是真实的模样,就这么期待着一个人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吗?




这算什么。






眼睛里像被风吹疼了,他用力捂住眼睛不让什么东西流下来。




这算什么话。


错的又是我吗,不够宽容又是我的错吗?


他好像连在左心房跳动的那颗心都隐隐作痛,痛得他想大哭一场,恨不得把所有的委屈都跟这个人大闹一通。可是他头脑却愈发清晰起来,冷静地坐在原地一声不吭。


一声不响地流着眼泪。




对着他说话的时候,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。












“我觉得那个说谎家很委屈啊。”






“很简单的事情,想要互相理解的心情那么强烈,却还要被压着两个人都那么难过。”




“明明被爱的那个人什么都不用担心。这样想着,是不是觉得那个人真的好自私。”




“可是又不能这么说。”




“最原ちゃん是不是知道为什么?”












他的眼前渐渐出现了那团波光粼粼的水面,吹过的风没有那么凉了。


夕阳的余晖从树丛间散落下来,铺了一地的金光。一只鸟在上面啄食,越走越靠近,不知道是不是下午在树上唱歌的那只。


最原睁着眼睛抬起头来,没有干涸的眼泪滴在手背上。






像黑暗过后终于造访的黎明。




他慢慢转过头去,对上一双同样流着泪却微笑着的瞳孔。








“‘我喜欢你’,‘爱着你’,‘想要和你在一起’。说谎家对着他爱的那个人说了好多好多遍。”




“最后他说,‘相不相信都可以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’”














你看到了吗?
















“‘因为我一定不会伤害你。’”


















END.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65)